女孩子生日占八字好吗(一个女人能撑起一个家)

我有一位好母亲,她今年84岁,没有文化,但她很坚强.勤劳.简朴.善良.性格直爽,她为了我们儿女付出了一生的心血,同时也陪伴着我们姊妹五个度过了快乐难忘的童年,让我们儿女学会了她的坚强.质朴善良的做人品格,也让我们学会了如何做人的道理,我母亲的所做所为影响了我们一生。

我母亲很了不起,她比长人要付出很多很多,很辛苦的将我们姊妹五个拉大成人。

我父亲长年在外工作顾不上家里的事,一年到头也就回来一半趟,其实我父亲也很辛苦,他身体也不是很好,经常犯胃病吃药,他在单位一年有多一半时间都在出差,他省吃俭用把单位供应给他的面粉省下来带回来让我们吃,隔一段时间给我们寄来一些钱补贴家用,那个年代他们本身就工资不多,还是想办法节省一点让我们吃饱,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所以,家里所有的农活和我们姊妹五个吃穿教育等大小问题都留给了我母亲一个人来处理解决。

我母亲很要强,不管干什么事都是不服人,别人能做到的事她要比别人做的更好,每天都是起早睡晚,天不亮就给我们姊妹几个把早饭做好了。

完了还要给牲畜.猪.羊.狗.鸡给饲料吃,忙完了这些把我们姊妹五个安顿好以后,然后她拿上一点杂粮馍和水边走边吃去地里干活去了。

在我的记忆当中我母亲的精神气特别好,很少有头疼感冒发烧的情况,每天都是忙忙碌碌,一年只走两条线路,早上上地晚上回家,就这么循环着走。随着时间的推依,我母亲也渐渐的从一个年轻美貌的小少女变成了一个白发苍苍满脸皱纹的八旬老太婆。

这个事还要从1957年3月说起,我们这个地方是一马平川,南北方向有一条公路,中间有一条河流,东西方向两面是一千米左右高的大白土山。

看起来地理位置都不错,但是,这里的土地全是盐碱地,河里面流下来的水也是咸的,地里种上的庄稼就是不好好长,就连两面山上也不长草,整个山川就像大白土覆盖了一样。

大家都在想办法看怎么能让地里的庄稼长的好一点,当初由于我们国家的发展还不是很好,所以,(也没有后来的化肥一类的这些肥料)。

我们只能给地里添加土肥,(就是所有大小牲畜和人的大便粪.和人睡觉的热炕头里面的炕土),把这些全部拉到地里面用土埋起来,经过一个冬天的发酵以后第二年开春在春播之前就散在地里。

每年都翻地加肥就是不好好的长庄稼,不管是夏粮还是秋粮最高的才能长60公分,穗头也长不大,所以,一年的收成就特别少,大家在也想不出来什么好办法,在那个年代只能说是听天由命了。

我们家就住在这里,当时我姐刚出生,听我母亲说:她生完我姐在月子里才休息了一个星期就上地干活去了,把我姐交给了临居家老奶奶照看。

后来听我母亲说过前几年在这里发生过的所以事情。我记事比较早所以母亲和周围的叔叔阿姨说过当时这里有多艰苦的好多事我全记住了。

我们家有7口人,我父亲在外工作,家里只有我母亲.我姐.下面有一个兄弟.两个妹妹,我们姊妹五个基本上一个比一个大三到五岁左右。

我母亲身高只有1.5米左右.体重大约85斤左右。

那个时候生活条件极差,听我母亲和周围老人们说:在那几年里由于生活条件特别困难饿死了一些人。

人们饿的实在没有办法了就把榆树上面的皮剥下来吃,就在生活条件这么艰苦的前提下,我母亲还是很坚强的用自己消瘦的身体和责任顶起了这个家。

在1962年9月那会,我刚出生,这里的生活条件还是贫穷饥饿,在当时我们属于集体生产队。

农活很忙,每天都要修梯田.平整土地,春天要春播,四五月份要拔地里的杂草,七月份要收割夏粮,在收割夏季粮食的时候时间比较紧张,因为夏天冰雹多,怕把麦穗头打掉就麻烦了,这就意味着一年白忙活了又没饭吃了,所以,在夏季收割期间我们都是手里提着马蹄灯照着连夜干。

到了八月份要收割秋粮的时候怕下雨,连续的下雨会让秋粮烂在地里,颗粒无收,所以,在天气清朗的时候我们仍然要连夜抢收粮食。收割完秋粮紧接着就是要犁地,给第二年的春播和秋播打基础,一年四季就这样循环着干。

农家人早上天不亮就得上地干活了,一个手里提着农具,一个手里提着午饭(其实也就是杂粮煎饼和咸菜水)。

我们一年四季在地里干活的时候,中午很少很少回家吃饭,这都是为了节约时间多干一点活,晚上回来吃完饭还要去平整土地,(就是把所有的土地高低不平的全部给它异平),也就是像当年农业学大寨那样的。

现在想起来这些事都有点怕,在那个年代年年都是在搞农田基本建设,天天都在向应号召(农业学大寨.工业学大庆.定西人学大坪公社),尽管学大寨大庆的号召来的迟一点,其实我们那里早就听着大寨的新闻在这样做了,所以,在农村人来说这都是家常便饭,一年365天天天如此!

就这样辛苦劳累的干上一年下来,6口人才能分得粮食小麦一百多斤,杂粮二百多斤,土豆两百多斤,农村是按照工分计算的,劳动力多分到的粮食就多,这就是一家人一年的生活。

成天都吃不饱穿不暖,一年里只有在大年三十晚上吃一顿白面长饭,还是有限量的。剩下的白面都是在平常和杂粮面合在一起吃,吃的饭里面根本没有一点油水,就连地里的野菜也挖完了,可想而知!

在1969年7月份,我也上学了,这个时候我大姐上四年级。当时这里的生活条件还是很艰苦,我母亲为了让我们姊妹五个孩子能吃饱一点,平常干完自己家的农活还要去帮助别人家干活,用工分换回一点粮食补贴家里,别人家条件好一点的就给我母亲给上一点带回家让我们吃,真是苦了我母亲。

到了1975年我的大妹妹和兄弟也上学了,当时家里只有我母亲一个劳动力,我们队里从原来的三百多户人的集体生产队分割成了三个集体生产队,这个时候我们每家都分得了自己的几分自留地,慢慢的我们的生活条件比以前好了一点点,但是条件还是很苦,一年到头都没有放开胃口吃过饭,经常都是饿着肚子。

这个时候我们姊妹五个都在长身体,随着我们年龄的增长饭量也增加了,这时候更是雪上加霜,我母亲一个人里外忙的也真顾不过来了,没办法我姐就退学了,回到家里来帮我母亲干农活挣工分多分一点粮食吃。

到了1980年改革开放那会,我们这里从原来的集体生产队分割出来,实行了包产到户,将队里所有的土地按照人口比例分包给了每个家庭,我们家分得了川地4亩多,山地3亩多。

我们和村里人互相帮忙着干,那个时候我们大家的信心十足,经过一年的辛苦总算是比以前在生产队的时候好了很多,我们可高兴了,忠于可以放开胃口吃饭了,生活总算是有盼头了。

这个时候我们姊妹五个都算是长大了,我姐已经二十三岁了,别人给介绍了一个对像就嫁人了。半年后我父亲有病在单位去世了,第二年我接替了父亲的班去了单位上班,家里就剩下我母亲和正在上学的两个妹妹和一个弟弟他们四个人。

这个时候我姐已经出嫁了,我也去上班了,家里就只剩我母亲一个人干活忙不过来,实在没办法我弟和我妹俩个同样退了学回家帮母亲干农活。

自从土地包产到户以后一年比一年好,连续好几年真的都是风调雨顺,一年忙碌下来所有的收成粮食能吃一年多,从此家里的吃饭问题就解决了

到了1986年,我的老二妹妹经人介绍找了一个对像结婚了。家里就剩下我母亲和我弟弟妹妹三个人,小妹上到初中就在没有上,回家帮母亲干农活。

自从80年土地承包到个人后,地里一年的庄家长的非常好,年年丰收,那几年老天爷也照顾我们,一年雨水充足,冰雹也很少下,好多老人都想不明白。

以前在生产队的时候一年当中只有下雨.下雪.过年所有的人才能闲下来,平常都是满负荷的在运转,有时候真的都分不清楚是白天还是黑夜,一年下来还分不到粮食还真是怪事。

土地承包过来同样是那些地,同样是那些人,一切都变了,干活比以前还轻省,一年的活半年就干完了,一年种的粮食还长的很好。

到了1987年,我和母亲就开始给我弟弟托人找对像,后来经我们临居朋友介绍说了一个她娘家那边女孩,看着人很不错。

双方就商量要定时间见面,结果我母亲在那里听说了这女孩家里还供着一个小神,当时我也不懂我母亲说的这是个什么东西,我临居朋友把情况给我母亲说了,当时我母亲还没有说啥,就说那就双方先见面吧!

结果把见面时间定下来要见面的时候,我母亲不知道又听了谁的闲话,突然间不同意这门婚事了,我好话说了很多我母亲就是不同意,我们庄子上的人都给我母亲说好话,最后还是没有说成,这门婚事就硬生生的让我母亲给推掉了。

我问母亲你为什么要反对,我母亲说什么那女孩家里有小神,以后会害人的,我说我们是娶他们的人一起生活,有不是和他们的什么小神一起生活,我说只要人家的女孩会过日子不要嫌弃我们家就行,我说破了嘴我母亲死活就是不同意,这么好的婚事就这样让我母亲给搞黄了。

在随后的几年里朋友帮忙又给介绍了几个对像,都让我母亲给搞黄了,我母亲的理由是说:不是那女孩的生日八字不好就是那女孩家里大人不讲理等等问题。

后来我就和我弟弟先沟通,我让他自己去找,找好了给我说我想办法把我母亲接到我那里去,这样一来就问题解决了。

谁想我弟弟受不了我母亲的气,一气之下跑到外面去打工了,后来我问了我弟才知道原因他为什么要出去打工,我母亲不知道怎么了,三天两头的骂他和我小妹妹。

1989年春节我办了探亲假回到家里,我和母亲好好的谈了很长时间,做我母亲的工作,当时我母亲同意我的说法和观点。

我就又给朋友和庄子上的人托关系给我弟在找对像,后头又介绍说了一个女孩,那女孩家也愿意。

我就给我弟说了情况让他回家见面,结果我弟回来要和女方家见面的时候,我母亲又反悔了,说什么:那女孩长的不怎么好看等乱七八糟的说法。

我弟再一次一气之下又跑到外面去打工了,一走就两年,什么信息也没有了,无法联系到他了。

到了1990年7月份,我又办理了探亲假回来问我母亲,我说上次我回来我们俩个都说好的事情你为什么要反悔?

我说做为一个母亲给自己的儿子帮忙早点结婚成家是理所当然的事,你就不怕你儿子打光棍吗?我说:以后你儿子娶不上媳妇,第一个被别人骂的就是你,第二个被别人骂的就是我,我说妈你好好的想想。

在次后的几年里由于我母亲极历反对我弟的婚姻大事,我也很生气,在那几年里我对我母亲的态度也不怎么好。

由于我母亲没有文化,平常在家里家外都是她管事,所有的大小事情都是她一人做主,她的想法.看法.做法.观点和好多老人都不一样,正因为我母亲的思想有偏见和古怪的想法,最终导致我弟从内心里对婚姻的失望到最后决望再就没有成家,现在我弟已经五十多岁了。

说实话在我弟成家这个问题上我母亲极度的反对到底是为什么?到现在我都弄不明白,在后来我问过我母亲,但我母亲自己也说不出来是为什么?

说真的当初我也是不原谅我母亲的,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事情已经成定局了,在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可挽救了,所以,我也就慢慢的原谅我母亲了。

现在我母亲已经老了,在也没有能力去阻挡任何事了,我作为儿子现在能做的就是,让我母亲健健康康快快乐乐的度过晚年,我也就心安了。人一辈子的确是不容易啊!现在家里就只有我母亲和我弟俩相依为命了。

想起这件事真的是让人心痛啊!真不该是这样的结局啊!这就是一个伟大而了不起的坚强母亲所触下的大错。

我怎么也没有想到我母亲会亲手毁掉了我弟一辈子的终身大事。

以前那么困难我母亲为了生活都能扛起家里几十年的重担,怎么就在这个原则问题上犯错了呢?以前日子过的那么苦都能明明白白的几十年过来了。

现在家里生活条件比以前好多了,怎么就犯起糊涂来了,这是一个长辈也是一个母亲不该犯的错误。

父母是儿女们的领路人,我想全天下做父母的老人都希望甚至期盼着自己的儿女能够早日成家,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这是最其马的一个道理。

一个家重要,一个家里面管家的人更重要,一个家兴旺不兴旺,大人起着关键性的作用。

后来我母亲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我母亲亲口给我说:她自己也很后悔,知道事情的错都是因她而起,是她亲手害了自己的儿子。

现在我想起来我母亲一辈子也不容易,真的很可怜,不但把自己的身体累垮了,连自己的心都累垮了。自从1980年6月份我父亲去世以后,我母亲守了40年的寡到现在,真是苦了我母亲。但是,不管怎么样我母亲还是留下了遗憾的事,自己也没办法原谅自己。

事已过为时已晚,只能说是可怜天下父母心,事已至此,再也没有挽救的机会了!

本文属原创:期盼已久

本文章未经本人同意不得转载

写于二零二一年三月十五日.星期一

一个女人能撑起一个家.但也可以毁掉人的一生

下面几个推荐的是李双林老师的文章,我相信如果您看了李老师的文章,您不会后悔的,(如不看,后悔或者损失的是您,本站只做引导作用,具体还得看缘分)

  • 什么是命运,如何正信命运?李双林
  • 李双林老师介绍(人物百科)
  • 修行之法:如何调服自己的内心
  • 改变命运之法(本文一定要看)
  • 照妖镜:易学骗术须知
  • 李双林命理原创
  • 李双林风水文章
  • 免责声明
        以上文章转载自互联网,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建议,也不代表天华易学赞同其观点。如有侵权请联系24[email protected],提供原文链接地址以及资料原创证明,本站将会立即删除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通知我们,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