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士为什么找八字纯阴(陕北阴阳先生群像)

真诚的想邀请大家到文章底部读一下易学老师李双林的文章,本人读了大有感悟和启发,所以才把文章推荐给大家,好的东西就应该让更多的人能够看到,我不应该私藏,由于篇幅所限就放了一些简介资料还有几篇易学文章,如果有其他疑惑可以在百度上搜索李双林

在陕北,阴阳先生大多是子承父业。父辈言传身教,从小耳濡目染,但这并不会降低成为一名合格阴阳先生的难度。位于榆林市横山区马坊村的王耀武先生向我谈论他当初学阴阳的经历,依然不停唏嘘“那...

陕北阴阳先生群像:风俗、风水和来自现代社会的质疑

在陕北,阴阳先生大多是子承父业。父辈言传身教,从小耳濡目染,但这并不会降低成为一名合格阴阳先生的难度。位于榆林市横山区马坊村的王耀武先生向我谈论他当初学阴阳的经历,依然不停唏嘘“那可真不是一天两天能学成的”。他们不仅要懂得丧葬礼仪,还要学习阴阳学,风水学,地理学等等,他们的工作主要是为他人推算命理,趋吉避凶,择取吉日,挑选坟地以及安宅谢土,并在葬礼和重大的庙会活动中都会以主角的身份出现,涉及面广,因此,民间往往称阴阳先生为杂货铺。


在陕北较为传统的一场葬礼上,阴阳先生会身穿他们特有的服装,类似于影视剧中古代法师的着装,手持各种法器或道具,口中念念有词……这样的场景,在普通人看来肃穆且神秘,因此,阴阳先生给人们的印象总是深不可测。我们针对不同群体发放的327份问卷调查显示,58%的人都不太确定阴阳先生这个职业到底是科学还是迷信。

陕北阴阳先生群像:风俗、风水和来自现代社会的质疑

■为逝者做法事的阴阳先生


质疑


在陕北农村,阴阳和人们的生活息息相关。榆林《佳县志》就写到,“旧时人们凡事多求神问卜。如婚嫁丧葬、修窑动土、出门经商等,都要择曰辰、问吉凶。日常生活中如遇灾难,常进庙烧香,请巫神驱邪、算命先生掐算等,这些旧俗至今仍未绝迹。”这些都是人们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事情,因此他们在当地备受人们尊重与信任。

但文革时期,受“破四旧”的影响,阴阳这一行业遭受到致命打击,甚至一度消失匿迹,直到文革结束后,阴阳行业这才慢慢活跃起来,但繁荣程度远不能与往日相提并论。随着社会发展进步,城市化进程加快,传统丧葬习俗改变,尤其是对科学理性精神的追求,社会上出现了越来越多质疑阴阳先生的声音。

我们走访调查发现,持怀疑态度的人群年龄主要集中在20岁到40岁之间,偏年轻化,且普遍接受过中高等教育,他们的质疑主要针对两个方面:第一,认为阴阳先生所做的事情没有科学依据,即使有民俗传承的因素,但在科学理性的丧葬文化面前,阴阳先生讲究的那一套应该逐渐被摈弃。第二,认为阴阳先生只是为了赚钱而招摇撞骗,他们瞅准了陕北人对传统的继承心理,以及对丧葬仪式的重视,在一些事情中故弄玄虚,借此敛财。

从教近三十年的杨晓女士,认为阴阳先生为了赚钱生活,通常会投人所好。就拿平日婚丧嫁娶请阴阳师看日子而言,他们只是说哪天日子好,并不告诉原因,也没有科学的道理证实,所以自己并不相信。但尽管这样,还是会按照家里老人的意愿去请阴阳师来择日。

从事桥梁建造设计的王万苏先生称阴阳先生就是为了讨口饭吃而已,没有什么意义,特别是在偏远地区,黑心的阴阳师太多,一些愚昧无知的人就很容易被他们骗取钱财,就算是他们看好的日子和风水,照样有灾难,这又作何解释?

这些质疑的声音不仅来自外界,阴阳先生自己有时也会对同行持鄙薄的态度。榆林易经协会的李荣健(化名)跟我谈起阴阳先生时,总是急于将自己和这一职业划开界限,尽管他有时也会做诸如看风水、测名字这些阴阳先生经常从事的工作内容。在他看来,易经协会中的阴阳师水平都不是很高,只不过是几个老汉闲来无事,便在协会的黑板上写几个八字,互相商讨这个八字怎样而已,讨论的有些事情并不是很到位,太肤浅,所以他一般不参与其中。

同为易学研究者的李成先生,因右眼患有严重眼疾,在高考中发挥失常,以六分之差与大学失之交臂,此后便一头扎进易学的研究中,至今已有三十余年。尽管这一职业没有真正的行业组织,也很少有不同区域的阴阳通过社交渠道沟通和交流,但提起名目繁多的相关协会组织,他也并不认可和向往。他说,榆林有易经学会、孔学会、佛教会、易经风水理论会等等各种名头的协会,但去的大都是些艺人,“正如王婆卖瓜,自卖自夸,自认为很了不起,解决了很多大事,赚了很多钱财,也不过是自圆其说罢了,连一些实际问题都解决不了”,他生平最讨厌这些吹牛的人。

榆林横山区马坊村的阴阳先生王耀武从业经历颇为坎坷曲折,曾经在2001年7月16日举国震惊的“马坊特大爆炸案”中一夜之间失去了9个亲人,并在这场毁灭性的灾难中有过平均一天之中帮助几十人下葬的经历。他告诉我,现在的阴阳师,大都是哄人,没本事,受文化大革命的影响而出现断学的现象,现在有的阴阳师甚至连书都没有,不会合婚,更不会配冥婚,就靠表面文章糊弄人。

王耀武回忆起多年前在榆林绥德县遇到一个自称是风水大师的阴阳师,名气很大,但对于内行的知识却一窍不通。有次看坟地时,王耀武试探性地让熟人问那个风水先生这是什么山?结果那人回答道:“山就是山,还分什么种类”。王耀武觉得很失望——风水学中对于山脉有一套名称,勘测风水首先要懂得来龙去脉。他当时就想,连山都不认识怎么还敢给别人讲自己懂风水。


自辩


在陕北,由于对风俗的延承,盛行土葬,且注重丧葬仪式。因此,阴阳先生的职业尽管一再被边缘化,但仍然是不可或缺的特殊行业。然而如今的阴阳先生受到来自城市文化以及观点更新的冲击,衰落在所难免。社会各方的质疑态度,很多阴阳先生并不否认,他们自己也认识到现在市场上很多阴阳先生都不可信,以为看过几本书就已经掌握这一行业的核心,一知半解便出去招摇撞骗,不懂行的人看不出门道,轻易受骗,因此给整个阴阳行业抹黑。“当然,阴阳也有等级之别,就像学习有好坏之分,不能一概而论。”阴阳先生王耀武如是说。

78岁的王耀武坐在炕头回忆起小时候和父亲学习这门“特殊”手艺的往事,便开始滔滔不绝起来。他九岁便开始跟父亲学习《阴阳八卦》《地理五诀》《罗经透解》《阳宅三要》等专业书籍。然而,要想成为一名合格的阴阳先生,光学习理论知识远远不够,不实践还是不懂,他从小便就跟着父亲去主持丧事,有时候去的地方远,老人骑着马,他就边走路边学,积累经验。对于这一特殊行业而言,经验是至关重要的。

王耀武坦言,他出去行事都是按照书本里学到的知识给人们解决问题,但书本是死的,人是活得,有时遇到问题,需根据自己的经验灵活变通,但绝对不会杜撰胡诌。

陕北阴阳先生群像:风俗、风水和来自现代社会的质疑

陕北阴阳先生群像:风俗、风水和来自现代社会的质疑

■阴阳先生祖传书籍

榆林定边县的阴阳先生滕仲基有着三重身份,在县城定居5年之前,他是定边县杨井镇高天梁村,一个落后封闭村庄里的农民,同时,他还是当地有名的赤脚医生。因为懂些医术,在当地颇受尊敬,所以相对而言,他比其他阴阳多了一些亲和,也显得更为理性、有文化。他在跟我谈论自己的阴阳职业时说到,阴阳是古人和圣人留下的一种文化,他每办一件事,看一个日子或者选择地方,都对照五行相符的原则后,才能决定这些事情。阴阳涉及的学问很多,其中命干、年干算出来都有一定科学道理。

谈到社会对阴阳先生的质疑,榆林市子长县的阴阳先生路小军有些义愤填膺:“阴阳用科学解释不清楚,说明我们现在的水平达不到,中国人最可气的办法就是将解释通的东西称之为科学,没法解释的就暂时定为迷信,这不合理。”

正如路小军对自身职业的维护,大多数阴阳先生认为自己的职业不容置疑,做事完全有章可循,他们的立命之本都是从老祖宗几千年来传承下来的理论与经验,经得起时间和历史的检验,他们择吉日有择吉日的书,安葬有安葬的书,嫁娶有嫁娶的书,都是有本而论,并非无稽之谈。

然而,有本可依就一定是科学的吗?

我将阴阳先生所学的书对比后发现这些书籍内容都大同小异,凡是阴阳先生,他们学习的书籍主要有《阴阳八卦》《地理五诀》《阳宅三要》。但不同的阴阳先生也有各自擅长的领域和独特喜好。李荣健就认为自己对《易经》研究比较透彻,他称自己对《易经》的研究纯属好奇使然,就是想探究人到底有没有命运这一说,结果越研究越深,至今已经有三十多个年头。

根据研究所得,李荣健于2013年时撰写出版了一本关于姓名学的著作,名为《六爻姓名学》,他对自己的这本书颇为得意,“它的发表全面否定了‘统治’中国姓名学三十年之久的‘五格剖象法姓名学’。以及古今许多命理学,姓名学,择日学,风水学中的谬误,开启了用四柱命理学和易经六十四卦相结合的‘六爻姓名学’”一边是易经协会副会长的头衔,一边是能拿出手的著作,李荣健觉得自己更有发言权,他十分肯定地告诉我,阴阳先生所学习的内容,都是从《易经》中延伸而来,属于《易经》的分支。《易经》简单来讲就是生辰八字,四种预测学,风水学以及六爻学,它所包含的知识和平常阴阳先生所学习的知识都是万变不离其宗。


撩拨


在大多数阴阳先生从业经历中,都发生过很多神乎其神的事情,这些事情经过阴阳先生自己的讲述和民间老百姓的口口相传,被增添了浓重的神秘色彩。

李成先生对于自己职业生涯中的传奇事件津津乐道。据称,他老家(榆林市横山区)有个加油站,别人请他去看此地风水,观察各项指标都合格找不出任何毛病,但加油站的人都觉得不顺,生意也很惨淡,他自知学识浅薄无从下手便请来自己的师傅,当师傅查明之后称,是因为此地龙跟虎的力度上出了问题。左青龙,右白虎,前朱雀,后玄武这属于四相,这里则是龙跟虎的比例出了问题,虎比龙长,在风水学上叫“白虎探头”,非常不吉利,最后他师傅破了卦,在那之后加油站的生意便渐渐变好。破解方法大致是弄一个装着很多东西的盒子,用罗盘定一个点埋到地下布一个风水阵。说起内中的玄机,李成表示这属于风水学秘密,不便向我透露。

我在调查中发现,人们认为阴阳先生神秘,还有一个原因便是他们会“撩拨”,特别是在农村地区,人们家中要是遇到一些灵异且科学又无法解决的事情,或者是久病未愈,便会认为是鬼魂作祟缠身,就需请阴阳先生来做法,以达到消灾免祸的目的,这使得人们认为阴阳先生可以“通鬼神”,也是陕北人民将阴阳先生称为“平事”的原因。

2019年9月1日,在榆林市横山区马坊村的龙王庙中,一场严肃神秘的祈福仪式正在进行。在仪式开始前,王耀武作为主事的阴阳,吩咐人先在寺庙外为神上一把香,放一串鞭炮,接下来让前来祈福的人跪拜在神像下磕三个头,他自己则手持铃铛坐在一旁。

准备妥当,仪式开始。王耀武手摇铃铛,嘴里念着来人的姓名年龄、家庭住址及来因,接下来便是念一串请神的咒语,一边念一边在一旁烧纸,他解释这是求神办事儿给神的回报。仪式期间,来人还要时不时地按照他的提示给神像磕头。烧完纸后他又摇着铃铛念了一通旁人听不懂的咒语。说是念,倒不如说是唱更准确,他的语调时而高亢急速,时而低沉缓慢,就像影视剧中巫神做法的样子一样,在收拾烧纸的火盆时,王师傅的手指头不小心被烫了一下,他打趣地说到“我来求你办事,你还烧我。”

陕北阴阳先生群像:风俗、风水和来自现代社会的质疑

念完咒语,王耀武让前来祈福的人给神像磕了三个头,仪式结束。

陕北阴阳先生群像:风俗、风水和来自现代社会的质疑

■阴阳先生王耀武帮人撩拨运势

前来祈福的人面色逐渐松弛下来,一改开始的愁云密布。当我问到王耀武祈福仪式的根据,他说:“这都是祖传下来的,我也只是跟着照做,能传到现在,就有他的道理,不管结果是否,都可以起到一个很好的安心作用。”八个月之后,当我回访去祈福的主人公是否如愿,得到的答案是否定的。

当然,并不是每个阴阳先生都笃定鬼神的存在。“阴阳先生”,字面上理解,是通晓阴阳两界事物、“开天眼”的人物。但在我的了解中,发现其实很多阴阳先生和普通人无异。对鬼神的看法,不同的阴阳先生各执一词。有人直言从未见过,有人却说虽然没有亲眼见过,但是经历的事却又无法用常理解释。

阴阳先生李成,就因为自己的亲人身上曾经发生了灵异事件,所以对鬼神深信不疑。

据李成讲述,他的妻外婆已经去世了十三年,儿女身上却怪事频发。其四女儿在一觉睡醒后眼睛看不见了,二女儿的嫂子好端端的胳膊,猛然间疼得不能动。

两年后,据他说他的妻外婆附身到了二女儿的身上,事后他根据所学知识分析得知,二女儿本身就有精神疾病,民间称那是魂不齐,同时二女儿的八字是纯阴八字,这样的八字打破了阴阳平衡的状态,所以灵异的东西极易附体,被附体后的她便什么也不知道,往炕上一躺,眼睛瞪得犹如狼眼一般,外人瞧见,怕得不敢近身。当时人们不知该怎么解决,便请来了阴阳先生为他扎针(针灸)。

李成说他当年亲眼目睹了这个场面。他回忆当时的情景说,当阴阳先生先是给扎针,然后拿起一把刀作势要砍她,她突然开始祈求不要砍她,这才讲出了事情的原委,说“我那时在家里往过走,看到我的四女儿睡得不省人事,那时候日子苦,我觉得她是在受罪,就忍不住用手在她的额头上摸了一下,那天我在坡上走着,看到二女儿的嫂子在用驴拉磨,用手里的鞭子不停地打驴,我便看不惯,伸手把她的胳膊拉了一下。”

事后娘家人不相信有这么回事,她的女儿们把这件事告诉给自己哥哥,当即决定挖坟来一查究竟,当时他自己也在现场,当地下埋了十二年的尸体挖上来后,他立马感觉到一股阴森之气,尸体不仅没有腐烂,而且模样也没有改变,身体看起来很丰满,肥腾腾的,头发也黑乎乎的,感觉像个活人似的,最后决定架火将她烧了,那天她二女儿家起了一股黑旋风刮到了火堆当中,此后家中便安宁了许多。当我想做进一步探究,追问事情发生的具体地点或其他在场人的信息时,他只是说“亡的亡,老的老,又太远,不好找”。

据李成讲,在榆林民间,有这样一种说法,如果有这种情况出现,当死者时间达到15年,就有可能出“墓鬼”。墓鬼——在作品《百鬼录》中有记载,百鬼的记载起源于中国古代的秦汉时期,东汉张衡的《东京赋》,东晋的《搜神记》均有出现和记载,鬼怪文化也是中国传统文化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它反映了古人对自然的理解和幻想,《百鬼录》则是后人通过梳理了中国的鬼文化,而所创作的一幅关于鬼怪的插画。李成给我讲述时,确之凿凿。作为阴阳先生,他相信鬼魂的存在,但对它们也只是存有敬畏之心。


揭秘


家住在定边的滕仲基先生,已经做阴阳先生有二十余年,他便是人们口中所说的会“撩拨”的阴阳师,据他周围的人讲,他看病特别厉害,特别是治小孩流鼻血、带状疱疹,还有些中邪之类的怪病,在医院都检查不出来问题的,到他这儿一下就好了,旁人对滕师傅的评价都是很高。

这其中有何玄机?难道真如人们所说阴阳会跟鬼神打交道?当我提出疑问后,滕仲基先生笑了笑说,你们所说的那些病症,在医学上统称为癔症,那些“牛鬼蛇神”(迷信)到现在也有没有科学依据来证明,对于这类疾病他其实一直是用科学的方法去处理。

陕北阴阳先生群像:风俗、风水和来自现代社会的质疑

因为他家祖上就是医者,在中医针灸这方面多少懂点东西,在中医学中有一门针灸,名叫“鬼门十三针”,在《中医?针刺篇》和《千金要方》中均有记载,这说的是人身体部位的13个穴位,这十三个穴位主要有打通心经,疏通经络的功效,只要将穴位找到,不管大人小孩,基本90%的癔病都可治愈,以他的接触的病例来说,几乎屡试不爽。

陕北阴阳先生群像:风俗、风水和来自现代社会的质疑

■中医针灸《鬼门十三针》

滕仲基讲自己最擅长的便是治疗腰椎间盘突出风湿类腰腿疼,还有小孩子抽风之类的疾病,这些方面都可用针灸治疗,并且家中还有许多祖传的偏方,也治好过好多疾病,不过随着医疗技术的进步,针灸治疗法逐渐减少,看中医的人少之又少,我们看病靠听脉诊断,而西医就不同,一些人觉得我们落后了,对我们存有偏见。

滕仲基先生还谈到《易经》中的五行学说,认为它和中医学是一个连贯的东西,不仅在中医上用的到,而且在风水堪舆学上也可以利用。

陕北阴阳先生群像:风俗、风水和来自现代社会的质疑

风水学,在中国属于玄学的范畴,溯其源头,在殷周时期,已有卜宅之文。如周朝公刘率众由邰迁豳,他亲自勘察宅茔,“既景乃冈,相其阴阳,观其流泉。”《诗经?公刘》,经过后世的发展,风水学已经形成了一门独立的理论体系,以阴阳五行,太极八卦为基石,研究如何因地制宜的确定宫殿、住宅、村落、墓地的选址、座向、建设等方法及原则,追寻的原则是人与自然和谐统一,可以说和人们的生活依依相关。

陕北阴阳先生群像:风俗、风水和来自现代社会的质疑

■《周易》中的五行八卦图

陕北人历来崇尚风水迷信,这点在榆林各县编写的县志中均可得到证实。《府谷志》曰“看风水,请阴阳生为死者择坟地,为建房舍相宅基,以占风水地理之佳,而兴家业,利后世”。《绥德县志》也提到“修住宅、安坟茔、出远门、办红白大事、均请阴阳先生看风水择吉日,此习俗在解放前较普遍,解放后多次禁止,‘破四旧’时基本绝迹。近年来又有所见。”由此可见人们对风水是其信仰的,尽管这些都被官方归结为积弊陋习,但依旧有很多人为之趋之若鹜。

山东工艺美术学院的沙重龙教授在他发表的《风水学的科学认知》文章中认为风水学就是地理学,气象学,生态学,规划学和建筑学综合的自然科学的一门学科,也直言风水学本身具古代科学和建迷信双重性特点。

文章中提到,拿住宅选址看风水来说,风水家认为:“宅者,人之本。人以宅为家,居若安,既家代昌盛。若不安,则门族衰微。”传统住宅设计受风水观念影响颇重,一方面表现在对取得好的日照,通风和布局,重视物质实利功能;另一方面则受九宫八卦,东西四宅等迷信的说法影响追求一种不健康的心理要求。前者突出表现的是它科学性的一面,后者则是对其中糟粕的批判。

痴迷国学的退休律师陈福禄对阴阳先生颇为了解,也有自己的看法。他说一个事物的存在也有其合理性的一面,阴阳先生也是如此,他们的活动,依靠的法理不正是国学经典《易经》吗,而《易经》是几千年人们对自然界的认识和积累,古人将众多的事件累积分析,由感知提升到理性思维,从中找出可以例证的规律,通过时间的验证,并且不断的充实丰富,以文学作品的形式呈现在人们眼前,而阴阳先生正是作为易经科学的实践者而存在,不可否认,他有其存在的合理性,但同时,受自然条件和认知条件限制,它也有其局限性,有些东西并非完全行得通,也会出现众多的错误判断和结果。对于阴阳先生被神化这一观点,他认为,不排除人为作用的成分,因为就阴阳先生个人而言,真正精通的寥寥无几,以此谋生者所占居多。

如何更好地继承和传承这种中国古老的文化,沙重龙教授也给出了观点——应本着历史唯物主义和辩证唯物主义的观点方法肯定和利用其中科学的成分,批判和抛弃其中迷信成分。

作者|孟乐

指导老师|滕文莉、杨程茜

注:本文系榆林学院文学院2020届新闻专业学生毕业设计作品,“陕北阴阳先生”系列一共有5篇,因版面有限,我们将选择部分在「贞观」上刊发。

下面几个推荐的是李双林老师的文章,我相信如果您看了李老师的文章,您不会后悔的,(如不看,后悔或者损失的是您,本站只做引导作用,具体还得看缘分)

  • 什么是命运,如何正信命运?李双林
  • 李双林老师介绍(人物百科)
  • 修行之法:如何调服自己的内心
  • 改变命运之法(本文一定要看)
  • 照妖镜:易学骗术须知
  • 李双林命理原创
  • 李双林风水文章
  • 免责声明
        以上文章转载自互联网,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建议,也不代表天华易学赞同其观点。如有侵权请联系24[email protected],提供原文链接地址以及资料原创证明,本站将会立即删除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通知我们,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