择日不如撞日的意思(择日不如撞日)

上个月,我在乌海。

在给轮胎放气,准备进沙漠,来了个电话,临沂的号码,我以为是快递,接了,是我们书店管辖单位,说是疫情返款,意思是要给我钱。

我心想,天上咋可能掉馅饼?

少忽悠我吧。

我说,我在外地出差。

他说,那等你回来吧。

按照咱的理解,政府是不可能给咱发钱的,即便发钱,也是发给少数企业,轮不到咱头上,当年应社长送了我四句话,上次分享过两句了。

第一句,人做事,天在看。

第二句,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第三句,天上不会掉馅饼的。

第四句,掉馅饼不会砸你头上的。

所以,这个电话我就没再深入考虑,是真的也好,是假的也罢,只要咱不馋这个钱,就不可能骗到咱。

你看,女人为什么总是被骗?

就如同一位老师所言:一个女人如果总想证明自己能挣钱,会有无数的坑等着她。

前几天,我们本地发生了个诈骗案,一个女的,第一天到派出所报案,说刷单被骗了,第二天又去报案,刷单又被骗了,民警很惊讶,你咋能在一棵树上吊死两次呢?她说,我觉得这次的应该是真的,没想到也是骗子。

我从沙漠回家,也要三四天。

记得我走到河北时,这个号码又联系了我,问我出差回来没?

我说,还没,正在开车。

他说,那不打扰了。

山东的公务员,都是高傲的,这么殷勤的,一看就太假,咋能追我屁股上要给我钱呢?

我回来十多天了,又接到了这个人的电话。

问我回来了没?

我说,回来了。

他问,这次没在开车吧?

我说,没有。

他说,是这样的,去年不是有疫情补贴吗?你们这边也有……

我问,不要行不?

他问,不要?我觉得还是要比较合适。

我说,我也不懂,让会计联系你吧。

他说,好。

会计答复我,是真的,但是需要写申报材料,然后再审批,要走流程。

我问,要返多少钱?

会计说,两三百块钱。

我说,那不用搭理他了。

这一页,翻过。

前天晚上,我自己在办公室,这个号码又打了过来,问我咋还没提交申请资料?我说我们不想要这个钱,可以不?他说,都给你们报上了,咋能不要呢?要不,你带着手续过来,我教着你弄,一会就弄好了。

我问,你还没下班?

他说,今晚必须清尾,明天就要截止了。

不是钱不钱的问题了,总感觉,倘若我再不配合就有些不近人情了,我让他罗列清单给我,就是需要带着什么材料过去。

我喊会计过来准备手续,我让会计先回去,毕竟这么晚了,我自己去就可以,我去时已经九点多了,整个一层办公楼,灯火通明,都开着门,只是人都不在,我在走廊溜达了两圈,听明白了,他们都在会议室开会。

领导应该是新上任的,讲话声音很大,还有些脾气,主要是谈疫情防控,其中应该是有人谈到基层领导干部压力大,他嗷的来了一句:不想干就让出来,有的是想干的!

我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有个大姐,出来给领导换茶叶,我急忙走上去问询……

她说,你先去办公室一坐,等等。

我说,办公室没人,我不能去。

她说,没事。

我问,会还需要开多久?

她说,说不准。

我问,您能过去问问谁给我打的电话吗?

她说,我知道是谁。

我问,能帮我问一下吗?

她说,正在开会呢!

我在走廊又溜达了好一会,还让保安大叔把我盘问了一圈,保安确定我是良民后怂恿我:你直接敲门就行,领导咋了?领导也是服务人民群众的,能让老百姓站走廊里瞎等吗?

待保安大叔走了,我突然觉得有道理。

领导是你们的,你们怕他是因为他能管着你们,我没有理由怕他啊,不行,你们开到凌晨,我能等到凌晨吗?

我敲门。

领导亲自开的门……

认识!

巧不?

本地大姐大不是推荐我入党吗?当时宴请了一圈,其中就请过他,具体叫什么我记不准,因为不是主要请他,只知道他哥哥挺牛B,在济南工作。

他一看是我,也不凶了。

问了来龙去脉。

急忙安排人去帮我弄弄。

我说,你们这工作,太辛苦了。

他说,特殊时期嘛。

也基本散会了。

电话是一个胖脑袋给我打的,有点像范伟,一说范伟我就想起一件往事,当年我采访了一位技师,她在上海工作,属于比较顶级的,年收入百万+的,就是她颠覆了我对这个行业的认知,我一直以为有些行业从业人员一眼就能看出来,我真接触她们以后,发现正好反了,就是她们出奇的素雅,甚至不化妆,就是天然美,很纯情,你一眼看去,仿佛就是个大学生,而有些大学生呢?则化的像夜店女,我记得我问了她一句,你有没有接待过明星?她说有……

继续说办业务,范伟帮我上传资料。

提交资料不难,但是网络很卡,我就在想,你看淘宝、新浪,永远都不会卡,为什么办业务的网络就这么卡呢?特别是车管所的,工作人员动不动就来一句:网掉了!

是没钱还是咋的?

我说,实在不行,就别申请了。

范伟说,提交上,不批就算了,批了就收下,但是你说我给你提交了名额,又没有给你提交资料,那总是要解释为什么不要吧?

我说,那好吧。

范伟年龄跟我差不多,反正是一肚子气,一边给我弄材料一边回微信,他可能不擅长打字,主要是语音,能听出情绪很大,应该是有朋友在吃烧烤,喊他,他说在加班,不能走,领导都没走,自己咋能走?

我弱弱的问了一句:领导是不是刚来?

他说,是的,新官上任三把火,第一把就把我们烧糊了。

网络总是卡,费老劲了。

领导端了个茶杯过来了,问快给弄完了没?

范伟说,网络有点卡。

领导说,实在不行,你先把手续拍照,慢慢上传,让老总(说我)先回去。

我说,没事。

领导说,要不,到我那边坐坐。

我说,会打扰你。

他说,没事。

一张桌子,一台电脑,桌子上很干净,一个脸盆,两个单人沙发,一个双人沙发,一个茶几,一个饮水机,到处干干净净的,门上贴着职务、人名。

尬聊了半天,就是聊了聊共同的朋友,问了问我们书店的运营情况,疫情影响大不大之类的……

毕竟,说实话,不大熟。

最初我在走廊遇到的大姐应该是他的助理,助理一般就是办公室主任,既负责日常统筹安排,又要担负秘书责任,她在给领导写稿,应该是写了初稿打印出来了,拿给领导看,领导读了两遍,用笔划了几处,让做适当的修改。

领导又问了问我入党的事。

我回答,按照计划走呢。

聊着聊着,又聊到了大姐大,他说自己跟大姐大是下乡认识的,当年不是搞联系群众嘛,他们负责同一片区,每次都是他主动去接着大姐大一起,一来二去就熟悉了,后来大姐大也帮了他不少忙,很感恩,说大姐大算是灯塔,给他指了条明路,什么明路呢?就是让他跳到大局去,只有去大局才有希望被看到。

我说,有空,咱喊着一起坐坐。

他说,你来约。

我说,好。

我接着给大姐大打电话,结果大姐大说自己还没吃晚饭……

择日不如撞日,就现在吧,去撸串。

一拍即合。

我过去看我的手续已经上传完毕了,范伟已经给收拾好装起来了,领导说自己没开车,我说正好,我开着,我拉着你,咱去接大姐。

大姐大,就仿佛是我们俩的恩人,提起她,我们内心都很温暖,突然觉得我们也亲近了,就是无话不谈了,仿佛一瞬间成了师兄弟,领导聊起了自己的累,疫情后每天都要加班到八九点,早上五六点就到办公室了,生怕有任何纰漏,所管辖的各类场所,单位人员、家属是否外出了?就是他被革职有多简单呢?同事无意感染了,与他无关吧?

咋可能无关呢?

你管教无方!

所以,大家都要定期上传自己以及家人的健康码。

确保都是绿的。

这些,我都理解……

我们去吃烤大串,店老板的儿媳妇在前台,非常漂亮的一个女孩,我认识,因为她爸爸也开饭店,我以前骑车时,骑友们天天去她爸的饭店,她也天天盘踞在她爸那,所以她对我很熟悉,我们三人一坐下,她就看到了,端着茶壶就过来了:董老师,好久不见。

我问,咋没在你爸那边?

她说,这边比较忙,那边你也好久不去了。

我说,很少骑车了。

她的长相很独特,有迪丽热巴的感觉,唯一觉得不大适应的地方,就是有盖。

以前我们关系很好,我送她书,送她蛋糕,她爹宰了羊,她提一袋羊骨头送我们店里,那时我年轻,在骑行圈里比群主还有魅力,经常是这样的,他们在吃饭,我去了,全体起立,毕竟我是那群人里骑的最好的,偶像级的,而且他们是省内骑骑,我是全国骑,什么太湖、青海湖、海南……

现在老了,不行了。

我说,你帮我们上就行了。

她说,好。

我吃东西很简单,烤肉只吃烤羊肉,不放盐不放辣椒不放孜然,准确的说,什么都不放,烤熟就行了。

烤别的?

我都不吃。

然后,她会给上一些配菜。

一个偶像,咋能亲自点菜呢?

领导很诧异:你这经常来?

我说,今年第一次来。

大姐大说,那应该都是他的粉丝,他的粉丝大部分都是女的,我是见识过了,在她书店待一上午,来的去的全是女的。

我说,读者应该男的多。

她说,没见过男的。

我说,她不就是XX家的闺女嘛,以前我们经常在她爸那里喝酒打牌,频繁的时候,一周能去四五次。

领导和大姐大,聊了一些工作上的事,彼此都抱怨累,说了一个很不恰当的比喻词,说上挤下压,最受委屈的玩意。(豆豆)

大姐给领导的建议是,超强度的工作分配,用这种方式来做班子调整,年轻的、追随的,积极表扬,重用,吊儿郎当的,敷衍了事的,积极通报,借此机会让他们腾位置,这样就建立起了属于自己的亲信团队。

用高强度的任务来当刀,选人,砍人。

而且,谁都没话说,因为你工作跟不上,是你不行,不是对你有意见,而且大家也接受这个事实,而在风平浪静的日子呢?你若是突然要求大家天天加班?一个来的都没有,只有类似的突发事件你才有机会练兵选兵,所以是好事。

一听,大姐,真高!

大姐大,就是人脉中转站,专门解决疑难杂症,目前主要是两大疑难杂症,一个是临县的,但是呢,具体分管人的老家是我们这边的,当事人的七大姑八大姨的就找到了大姐大,希望她能帮忙出面摆平一下。

当事人是个小伙子,也不小了,三十岁左右了,被怀疑毒驾,但是还没通报,一旦通报了,饭碗肯定会砸,通报还是不通报?这就是大学问,最主要的是需要先等,看看有没有路人甲用手机拍了当时的画面,还有就是事故当事人善后处理的如何。

还有就是,这个怀疑只是怀疑,还是做了检测?

大姐大拒绝了这个请求,因为大姐大觉得,若是真的毒驾,这个事早晚都会被翻出来,因为出警人肯定知道,负责验尿的派出所的人肯定知道,让七八个人共同去保守一个秘密,很难。

我弱弱的问了一句,入职时不是都做体检吗?

大姐说,这是入职后染上的。

我问,会是什么渠道染上的?

她说,天天被人宴请,接触了一些乱七八糟的人。

我说,我很好奇,有编制的真的有人会吸毒?毕竟大家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

她说,你有兴趣的话,可以搜一下祁东县。(搜了一下,还是惊掉了下巴)

我说,上次我在沙漠里遇到一个小姐姐,她在看守所工作,她跟我说,吸毒后,女人就不是女人了,连狗都不如,都是聚众模式。

她说,吸毒早已经平民化了,只是你我看不到而已。

我说,看守所小姐姐跟我讲,北方十个里有六个是信用卡有关的,南方十个里有六个是与毒品有关。

她说,未来,我们的子女,大概率也会接触毒品,未必是海洛因,但是可能是笑气、大麻,你观察一个现象就行了,发达国家这些东西已经泛滥了,国内有钱的有权的有名的也泛滥了,就是我们的行为模式是滞后于他们的,他们现在体验的,就是我们孩子未来体验的。

我说,这次美国大选时,有人攻击拜登的儿子吸毒之类的,拜登的意思是,他的家庭问题也是每个美国家庭都面临的问题,谁家没有吸毒的?

她说,这个东西,防不胜防。

我说,我每天都看《天网》,应该说,有半数案子,都是与毒有关的,昨天我还看了一个,是晋城的,一抓就是一百多人。

她说,游戏对身体的伤害是有限的,毒品是无限的,山东登记在册的吸毒人员是11.2万,分配给我们1%,也是1000多人,1000多人分配到每个小区,你就会突然明白,原来就在我们身边。

我说,十年前,我自驾边境线,走到瑞丽那边,看到了帐篷区,那里全是难民,就是全国各地的吸毒人员,这已经是他们人生的最后一站了,打一针只需要10块钱人民币,吃不吃饭无所谓,但是针一定要打,男人不像男人,女人不像女人,看了都觉得很恶心,后来我还去一个村庄玩耍,村长家的儿子是我读者,他在北京读的大学,我记得高考考了两三百分,他跟我讲,村里有品味的人不吸海洛因,而是吸鸦片,而且很普遍,因为老一代的人有认知误差,认为吸鸦片是养生,有的人活到九十多,他爷爷就是,我草,直接刷新了我的认知。

领导的媳妇是医护人员,说今年受疫情影响非常大。

我说,一直在抗疫,不是应该发的各类补助更多吗?

他说,你看,现在哪有住院的了?住院的少了,医院效益也就下来了,疫情常态化以后,抗疫就没有那么多说法了,第一批抗疫的最占便宜,特别是临时工去武汉的,一不小心就转正了。

我说,封城模式肯定不会是常态,因为对经济创伤太大了。

他说,现在谁敢松懈?

我说,对书店打击也很大,说让关就关了,其实呢,最终都传导到了下岗上,因为老板感觉疫情有不确定性,一定会选择裁员度冬的,现在没法统计失业率了。

他问,你们影响大吗?

我说,影响不大,我们就是做着玩,另外主要针对外地市场。

他说,日常消费之类的,貌似也看不出来,都是该吃吃该喝喝。

我说,有钱人更有钱了,能被我们看到的消费行为,都是有钱人支撑着,所以不减反增……

大姐大跟领导又介绍了一遍:懂懂,不是简单的一个书店老板,还是个网红,不得了,貌似一天能赚一二十万。

我说,那没有,都是外面瞎传。

领导问,主要做什么?

我说,去年,我开了个小卖部,也是弄着玩,卖卖茶叶卖卖酒。

大姐说,我看你又开始卖了。

我说,是的。

她问,今年有影响吗?

我说,我觉得大家手里可能依然有钱,但是呢,因为疫情的不确定性,都变的谨慎了,不舍得乱花钱了,我最近是卖两百箱茶叶,要放在去年,顶多半天就卖光了,今年卖了一周了,才卖了一半,而且呢,有一个很大的变化,过去我卖东西是大家需要不需要都买,就是懂不懂茶叶无所谓,只要是懂懂卖的就买,今年找我的,基本都是职业茶客,冲动消费没有了。

她问,说真的,去年一天能赚多少钱?

我说,具体我没算过,但是一天发千单是常态吧,酒水我差不多卖了一个省的销量,苹果我跟京东销冠差不多,茶叶我卖的比官方店还多,一天三五万利润是比较正常的吧?那时我还喝酒,喝了酒我跟同事说,咱争取三年把小卖部做上市,你想想当时有多狂妄吧?说这个话的时候,一天应该有个七八万的利润,那个时候我们太顺了,就是卖什么都是抢,我现在偶尔翻翻当时发的朋友圈,都能感觉到狂妄无比,我现在看都觉得不可思议,所以,外人觉得能装B也是正常的,因为我现在也这么觉得。

她问,是不是与临近年关也有关系?

我说,有关系,但是关系不大,当时只有酒水是与年关有关的。

她问,今年会做酒吗?

我说,压力很大,因为我自己不喝酒了,我就觉得卖酒说服不了自己,但是酒水又是最好做的,你看上市公司就可以了,所以一直在摇摆,卖还是不卖?不卖呢?馋钱,卖呢?又觉得违背了自己的信仰。

我们要走了,店老板的儿媳妇过来喝酒,端了一盘烧烤,大杂烩,也是个自来熟,两个回合就跟大姐大与领导扯到了亲戚,这个是很正常的,本地饭局都是这么搞,一聊,绝对有共同的朋友,领导经常去牛肉铺子,那个卖牛肉的就是她妈,亲妈……

聊到了她妈。

也是个人才,两口子各过各的,她爹宰羊,她娘宰牛,之前我不知道那是她妈,长的一点都不像,她妈就是个农村娘们,她如花似玉的跟个明星似的,我是通过我师妹认识她妈的,我师妹在本地建了很多群,团购牛肉的,就是从这里拿的货,一个星期也能赚一千多元,一周团一次,咱看不在眼里,对于上班族这是不错的生意,无非就是统计一下,送送肉,肉也不是送到家,而是送到各个取货点,例如我们这个片区会送到我们隔壁的小卖部,自己去取就可以了。

师妹喊我去拿牛肉,一来二去,我就跟她妈熟悉了,我就发现他们家有个BUG,就是所有的肉一个价,就是你随意指,她随意给你切,骨头也是一个价,那就有意思了,那你把西冷、眼肉、菲力、战斧都给我弄下来,我自己回家煎。

也是一个价。

本地,地产圈里刮起了西餐风,在家也吃西餐,包括我哥这个土包子,早上我去找他,他也要让我嫂子煎牛排给我吃,还要特意叮嘱,要拿京东上买的澳洲雪花M5,当我发现这个BUG后,我第一时间分享给他们了,来这里买多好,随意挑随意选,关键是新鲜的……

现在?你再去她妈的牛肉铺子买战斧?

对不起,不卖了!

主要是有人去收了,上次我写过,我去买肉,饭店老板也在买肉,在旁边给我们科普,什么做法该选什么肉,然后来了一句:咱家生意为什么好?你看,咱全用新鲜的肉,不是二十块钱一斤的进口肉。

有二十块钱一斤的牛肉吗?

我老铁,他主要做网销,他用的就是牛肩肉,二十二一斤,进口的,算是牛肉里最便宜的,我这个老铁光靠卖牛肉,赚了大几千万了,动不动就朝我装B,上次给我看一个账户,余额800多万,还有一个是2400多万,他以攒钱为乐,他媳妇去年才把QQ换成20万左右的丰田SUV。

也不是我杜撰的,我一说名字,本地朋友都知道。

但是未必知道他这么有钱。

网上的健身牛肉,半壁江山,是他代工的,他连我都骗,过去跟我讲,是他从内蒙古拉牛过来,全产业链,自己养牛,自己宰牛,自己加工,他的确也贩牛,后来我去他工厂才摸透了整个内幕,全是进口牛肉,大家可以买点健身牛肉尝尝,你会发现纤维很粗,塞牙……

核心竞争力,就是便宜!

喝到了接近十二点,我结账,儿媳妇不让,我自己扫了码估摸着价格给结了,心意我领了,再怎么说也算半个骑友,我挨着送领导和大姐大。

回家的路上,我自己在想,你看,这家烧烤店贵,大家为什么都去?就是因为知道羊肉是真的,别的烧烤店为什么没人去?就是因为太便宜了,便宜的让人觉得羊肉都是假的,而且的确有些也掺假,做生意其实很简单,就思考一个点就行了,我们提供的是什么产品?产品有什么竞争力?

就是研究产品,不要研究如何推广。

这才是根本。

我老铁是怎么悟到这个点的?他本身也是做牛肉的,但是主要是屠宰、加工行业,后来我们经常在一起玩耍,鸡哥那时也经常来我这里,当时鸡哥在给潍坊一家牛肉汤做加盟推广,那家牛肉汤日售3千碗,你想想这个数字是什么概念?因为我老铁本身也是做牛肉的,鸡哥说那牛肉汤肉很多,具体有几两我记不清了,一碗卖17块钱,我老铁死活不相信,因为有肉价在那比着,咋可能做赔本的买卖呢?于是,就去实地考证了。

去实地一看,就明白了。

在本地开一家也起不来,因为本地是县城,而潍坊是市,那咋弄?就考虑酱牛肉以及预包装牛肉,我老铁做酱牛肉有一绝,技巧就是用酱油当水,别的什么都不加,他的观点也很好,酱油就是最完美的调味品。

会不会太咸?

不会。

我也跟着煮过很久,但是我都是会兑水。

现在我不这么煮了。

因为又有人告诉了我新的煮法,用火锅底料煮……

有些时候,我看到他们,我都很生气,你说要文化没文化,要格局没格局,咋就让他赚到了那么多钱呢?后来我想了想,也是时代给的机会,因为我们本地算是预包装食品的代工基地,网上很多网红食品都是我们这边代工的,前段时间曾钧来找我,也是考察食品代工厂。

很简单的一个道理,现在生牛肉80块钱一公斤,两公斤牛肉煮1.2公斤熟牛肉,你去淘宝看看销冠一公斤健身牛肉卖多少钱?

七十来块钱,就是你用正常思维,根本理解不了。

我天天直播煮牛肉的时候,我老铁都跟我翻了脸,因为他预感我会卖酱牛肉,因为我熟悉里面全部路子,包括牛肉找谁进口的我都知道,后来我不直播了,才又跟我玩耍……

他现在卖的最火的,是抖音上的潮汕牛丸,有网红带货的时候,日发万单很正常。

为什么消费者没有常识?

因为,99%的人,不知道生牛肉多少钱一斤!

下面几个推荐的是李双林老师的文章,我相信如果您看了李老师的文章,您不会后悔的,(如不看,后悔或者损失的是您,本站只做引导作用,具体还得看缘分)

  • 什么是命运,如何正信命运?李双林
  • 李双林老师介绍(人物百科)
  • 修行之法:如何调服自己的内心
  • 改变命运之法(本文一定要看)
  • 照妖镜:易学骗术须知
  • 李双林命理原创
  • 李双林风水文章
  • 免责声明
        以上文章转载自互联网,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建议,也不代表天华易学赞同其观点。如有侵权请联系24[email protected],提供原文链接地址以及资料原创证明,本站将会立即删除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通知我们,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