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会六爻可以赚钱吗(算命的除了懂易经这种之外)

真诚的想邀请大家到文章底部读一下易学老师李双林的文章,本人读了大有感悟和启发,所以才把文章推荐给大家,好的东西就应该让更多的人能够看到,我不应该私藏,由于篇幅所限就放了一些简介资料还有几篇易学文章,如果有其他疑惑可以在百度上搜索李双林

算命分两种第一种易经比如什么八柱六爻梅花易数等等都是以阴阳五行为基础的没有个几年甚至几十年的功底是摸不着头脑的第二种请仙上身各地的叫法不同我们最常听到的就是东北的出马仙儿这两种到底...

算命的除了懂易经这种之外,还有种出千门道

算命分两种

第一种易经

比如什么八柱六爻梅花易数等等都是以阴阳五行为基础的没有个几年甚至几十年的功底是摸不着头脑的

第二种请仙上身

各地的叫法不同我们最常听到的就是东北的出马仙儿

这两种到底哪一个更准确没有定数但是无论哪种都会有出现差错的时候

而我二叔却是第三种

我二叔不懂什么周易也不请仙儿上身但是却百算百灵因为一旦出现差错往往是以付出生命为代价

二叔之所以算得准那是二叔精通察言观色总是能在你一进门的时候就知道你想要问什么

二叔说他们这一行的一定要少说多听从对方的话里面找破绽

而且他们是有一套秘诀可是无论我百般央求二叔始终没有说出来二叔说这套秘诀一旦泄露出去的话可能会害了很多的人

但是二叔告诉我但凡是父母来给子女算命的那一定是要问前程的

所以只要往好了说保准对方不会猜疑毕竟别人说你子女好你还有什么不同意的呢

如果是子女来给父母算命的那一定是父母的身体出现了问题

而妻子来问丈夫的多半是来问前程的可能这家男的正在前程的十字路口徘徊

但是这个时候就要察言观色了如果这女的要是愁眉苦脸那多半是男的出了轨

而要是男人给女人算命那不用说可能是怀疑自己被戴了绿帽子有可能就是媳妇儿生不出孩子来

光是能算出来还不行毕竟二叔干这行是为了赚钱

所以他们还会针对于各种人制定出的一套秘诀

反正只要是遇到了二叔他们这样的人就没有不掏钱的人

有的时候他们会三五成群有的时候会走家串巷或者是隐居山林要么就是安于高堂

但是无论你看到他们是什么样子那都是假的他们的本质就是骗子

他们的骗局可大可小小到街头巷尾摆摊儿吆喝大到可以为了一个局精心设计几年

当然这种大局等到收尾的时候一定会赚个钵满瓢盈不过等这种局收场的时候一定会集体跳场

但是二叔说干这一行的没有一个好下场缺德事干的太多了他当时但凡要是有一点办法也不会迈进这个门槛当时他遇到师爷的时候正是他走投无路的时候

师爷就是二叔的老大用现在的话说就是老板也就是二爷的领路人

八十年代末奶奶身体不好家里凑了一万块钱让二叔带奶奶去城里看病

下了火车二叔先带着奶奶去吃东西这边把奶奶安顿在了小吃铺趁着面条还没上来二叔先去找电话亭给家里报平安

刚走出小吃部没几步然后就看见一堆人围在一起

毕竟是头一次进城看什么都新鲜二叔也围了上去当时就听见坐在人群中的一个算命先生模样的人说话了

嘿嘿今天可有意思了啊人来的不少不过啊这些人里有个人当了王八了自己还不知道等会你们看着等那人一走我就告诉你们他是谁

算命先生这话一出所有人都开始嘀咕了起来

但是他这话一说谁还敢走啊谁走那不就是承认自己是王八了嘛而这其中自然也包括二叔虽然自己还没有结婚根本没有被戴绿帽子那一说但是也怕被人指指点点啊于是只好耐着性子往下听

看到所有人都没动算命先生接着说道咱们这里啊还有人马上要发大财了但是怎么发还不知道等会我一指点马上就发财

还有一个啊马上要摊上官司了这官司可大可小大到牢狱之灾小到我几句话交代清楚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还有一个啊家里人生病了病也不是大病我告诉一招药都不用吃回家还能种二亩田

这算命先生一说完二叔都傻眼了这算命的都神了啊他居然都能算出来自己老妈生病的事还是这大城市的能人多啊

不禁二叔感觉神还有几个人也感觉这算命先生有本事因为这其中还真有人要打官司还有人怀疑自己当了王八的

但是这些都是算卦先生算出来的嘛

不是他充分的运用了概率学算命的说的这几件事那都是生活中比较常见的事反正你家没有他家也有只要有人有当算命的一说他就会以为说的是自己呢

如果算命先生说的这几件事情围观的人群中并没有那也没有关系没有就没有呗反正他又没损失啥

但当时二叔不知道这是咋回事啊等着二叔入了门之后这才知道这把戏叫戗金

戗金是黑话也是行话

金是指算卦相面

以前跑江湖的无外乎风马燕雀金皮彩挂评团调柳几门

其中风马燕雀金皮彩挂可以规划在骗家门里其他的算是穷家门

如果要是细分的话可以这些行业可以分出上百种来

而这金又分很多种比如哑金戗金等等以后的时候我们会慢慢的提到

而在这些人泛着嘀咕的时候算命的也在观察着这些人准确的找到了自己的目标之后他又说道今天我算卦我分文不取全都白送只为积德行善

可有一说我不能全送就送七位这聋子我不送我说啥他听不见啊

哑巴不送他说什么我听不懂

小孩不送小孩子命薄禁不起我这一卦我这有七张纸条谁要信得着谁上前领一张你有什么问题我自有应对之策

算命的说到这之前感觉被说中的自然有上来领纸条而有了这七个人那他这一天的生意也就算是开了张了

第2章师爷

二叔一听赶紧往里挤好不容易拿到了一张而就从这一刻二叔的命运也就发生了改变

等七张纸条散出去之后接着就是一个挨着一个的开始算命了

二叔是排在了最后一个听着算命先生给前面的人开始算

第一个算命的是一个中年人脸色黝黑一看就是庄稼汉

算命先生先是看了他一眼说道如果我要是没说错的话你最近应该是官司缠身了吧

那人明显就是一愣急忙说道嗨可别提了我家

那人的话还没等开说呢算命先生却打断了他的话说道你先别急我给你断断你是因为什么事情打官司

算命先生的话顿时勾起了二叔的好奇心如果他要是能说准这人为什么事情打官司那可就太神了

看着算命的掐起了手指然后开始得意洋洋的说了起来他说的每一句都得到了庄稼汉的称赞

二叔顿时开始佩服的五体投地了起来觉得这次奶奶的病有希望了一分钱不花病就看好了这次出门真是遇到贵人了

给第一个人算完了之后算命的开始给第二个人算而这个时候排在二叔前面的人开始跟二叔打起话

我这连来了七天了终于排上了这算命的是真神啊这天上地下就没有他不知道的事你这来了几次了啊

反正也要等一会才能到自己呢二叔就跟人家聊了起来其实二叔不知道这第一个庄稼汉还有这个跟自己聊天的人都是托

之所以第一个给那个庄稼汉算那是因为大家都会觉得这庄稼人老实不会撒谎是为了博取后面的人对算卦的信任

而这个跟二叔聊天的人就是打探消息的其实这么一会功夫他已经把所有人的情况都摸清楚了然后他再传递给算命的那到时候算起来还不是一保一个准啊

终于等到二叔算了算卦的自然全能说对此时二叔已经是心服口服了

算命的说完之后皱着眉头说道你老娘的病得的很蹊跷七月十五的时候冲撞了投胎的了你挡了这家的生路这还不得找你报仇来啊不好办啊

二叔一听顿时紧张了起来急忙问道那咋办啊师傅啊我娘这一辈子积德行善的从来没有做过亏心事你就给我娘破一破吧

算命了沉吟了一下说道我还没有那个道行想要救你老娘的命现在只有一招带着你老娘去五台山做一场法事然后再捐点钱积点功德保证你老娘能活到九十九否则的话你老娘过不去这个月的初十啊

今天都初七了如果二叔真要带奶奶去五台山的话三天时间怎么能到呢这算命的摆明了是不想让二叔去啊

可是二叔一听当时就慌了这五台山离这十万八千里呢从来没出过远门而且那年头交通还不方便于是就问算命的有没有其他的办法

在二叔百般央求下算命勉为其难的说道看在你一片孝心的份上这样吧晚上我回家给你老娘烧一道符请过路的神仙把香火钱给你捎过去明天一早你来找我如果你娘病没好你这香火钱我给你补上

二叔此时已经完全相信了这个算命的为了表示诚心只留了个路费把剩下其余的钱都给了算命的然后就回去找奶奶了先是找了一个旅店住了下来二叔并没有敢跟奶奶说把钱都给算命的了只是说太晚了医院都下班了

过了一晚奶奶的病不禁没见好反而更严重了

二叔嘀咕着到底是怎么回事呢那个算命的不是说今天就能好的嘛第二天起了个大早二叔就去昨天挂摊的那等着那个算命先生了

可是此时人家早就卷铺盖走人了毕竟骗了二叔这么大一笔钱当时五百来块钱可是能要人命的

二叔一连去了三天一直都没有等到那个算命的这个时候才意识到可能是被骗了

而此时奶奶的病也愈发严重二叔看瞒不下去了只好跟奶奶说了实话奶奶就这么一气之下也就撒手人寰了

本来带着奶奶来看病现在奶奶死了钱也没有了而那些钱都是家里借来的回去的路费这几天住店也花干净了在这种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二叔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反正也是没脸回老家了二叔心一横背起奶奶的尸体就打算跳河了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二叔遇见了他的师父江湖人称师爷

师爷是当地的大骗子头子但是却没知道他是骗子上至达官贵人下至三教九流都会尊称他一声师爷

而当时江浙一带多数的有钱人那都是师爷的信徒师爷是要多威风有多威风

但要是不认识的师爷的人绝对不会把他给算命的或者是骗子联系在一起

师爷长的很端正一米八的个子带着一副眼镜头发打理的很是规矩看上去更像是一个大学的老师

而就这样的人一个人只要瞪你一眼你就会浑身发凉

不过二叔说师爷很少生气唯一见过他生气是当时师爷的手下想要翻堂也就是叛变

二叔说当时师爷执行家法的时候看到师爷的样子他都吓的尿了裤子

当地有人想要干这一行或者是外地人想来师爷的地盘捞钱都必须要通过师爷点头要不然下场会非常的惨

而当时骗二叔的那一伙人当时就没有跟师爷打招呼从此以后也就从这个世界蒸发了而且二叔还是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幕发生在了自己的眼前

最重要的居然没有人追查这就可见二叔的人脉有多广了毕竟那个年代法律并不健全科技也不发达

不过二叔多希望自己没有看见啊因为看见了就走不了不过二叔也不想走了他现在根本没有办法回老家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就拜了师爷的码头

第3章走偏门

师爷当时也是有意收二叔至于原因也是过了很久之后二叔才知道的

跟了师爷先学阴阳五行毕竟出来骗人也得有点资本啊然后学秘诀学行话学做局学规矩

师爷有师爷的规矩

骗色不骗有主之色

取财只取不善之财

做局不做死局

不做死局有两层意思一做局时不能让人至死二不能骗的太狠了得给人家留条活路

当时师爷手下的人手众多一共分为四个个堂口金木水火

所谓的金那都是靠脑子吃饭的也就是做局的

木那是给做局的时候做一些道具里面的也都是精通物理化的高精尖人才

火是给堂口摆烂的也充当着执法的部分火堂的人个顶个的能打打起架来更是不要命

水清一色的女人主要的工作就是打探消息在做一些大局的时候会用她们平时分布比较广比如歌厅啊酒店等一些系列娱乐场所有必要时她们要付出肉体的代价

而木火水三个堂口有必要时也要配合金堂的活动

而二叔当时进的就是金堂

在师爷的堂口里一共有三个级别腿子也就是刚进来最底层的人也是堂口里最多的人群

堂主也就是堂口的管理者

然后就是师爷老板老大掌门怎么称呼都行

而师爷的手下这些人要是放到社会上哪一个拎出来那都是人才可是却跟着师爷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近了堂口半年之后为了检验腿子们的学习成果师爷开始让他们出去摸尖

一个人单独行动叫打尖做局行话要打围

可是这个时候二叔的心里是泛着嘀咕的毕竟是出去骗人他知道被骗的滋味可是他更知道如果自己要是不去骗的下场是什么

硬着头皮二叔出门了当时二叔是二十出头的年纪你出去跟人家说你会算卦相面那肯定是没有人信的所以这个时候就要学以致用了

这事对于二叔他们这些再简单不过了稍微花了化妆然后二叔就出发了

因为刚入门所以城里的尖不能摸师爷怕坏了名声所以就让二叔他们去农村活动

离当时的杭州有个不远的村子二叔一头就扎了进去

当时那年头刚刚改革开放所以很乱什么人都有专门还有一种以骗为生的叫走偏门的

风马燕雀金皮彩挂而些都属于这种走江湖捞偏门的

风是指一帮人蜂拥而来蜂拥而去骗完就走所欲团伙作案的

而马是指单枪匹马行骗的只不过他骗人的手段是单打独斗背后也是有一个强大组织的

二叔一进村子就看见一个人偷偷摸摸的进了村一看这人就不是什么正经人于是二叔跟着也就进去了看着他进了一户人家的菜园子偷偷摸摸的往里埋了什么东西看到这里二叔也就明白了这是憋宝的

但是当时二叔并不想要多管闲事现在自己的事情还管不过来呢如果今天要是空着手回去的话自己该如何面对师爷如何面对火堂的执法的鞭子

进了村之后一连进了几家都被人给赶了出来虽然当时农村人愚昧但是对于这种外来算卦的还是有一定的警惕性的

二叔有些心灰意冷既然没有得手那也得回去啊可是来到了村口的时候却出现一只恶狗拦路这下可算是吓坏了二叔了

谁家的狗啊咬人了二叔扯着扯着脖子就喊

而这时在墙头上却传来几声得意的笑声

咬咬咬那人还不断的让狗咬二叔

二叔看了一眼说话的是一个四十来岁的男的脸上有个大痦子一脸的奸相面有心生这个还是有一定的科学依据的二叔心里这个气啊

你这人怎么这样啊我这跟你无冤无仇的你怎么还放狗咬人啊二叔一边赶狗一边跟那人理论

而这家就是之前那个憋宝的埋宝的那家

你不是算卦的嘛那你算没算今天你会不会挨狗咬啊墙头的人满脸得意的问道

二叔没招他没惹他他反而出来捉弄二叔今天也活该他家倒霉不过二叔转而一想自己的机会这不就来了吗

易经里有一句话一直被算命的奉为真理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由于秧

我倒是没算出来我会不会爱狗咬但是我却算出来了你肯定会破财不禁会破财而且还有杀身之祸我也不远走就在那颗树下呆着等会你自会来求我说着话二叔看准时机一脚踢在那狗的下巴上那头叫了一声转头就跑了

狗被吓跑了那人脸上有些挂不住了冲着二叔没有好气的说道你找死是不是居然敢打我家狗今天我跟你没完

二叔不慌不忙淡定的说道你别急也别闹我就在那根树下呆着如果今天你要是不散财的话你就是打死我我都认

行这话你说的话你别走啊谁走谁是丫头养的那人可能也是不敢真的把二叔怎么样转身下了墙

二叔真的没走就在树根底下坐着掏出了干粮吃了起来吃完喝完二叔居然开始泛起了迷糊来

不知道睡了多久二叔被人一脚给踢醒了睁眼一看身边已经围了一圈人了而看样子踢他的正是那个放狗咬他的大痦子此时他手里还多了一个金色的金蟾大概有小孩拳头大小

看到这里二叔已经知道了那个憋宝的已经得手了

你还真有点胆啊居然真的没走你不是说我今天得破财吗你爹我今天不禁没破财还得了一宝贝儿子看你这回怎么说你要是说不出个一三五来我今天就把你送派出所大痦子此时已经有些得意忘形了

第4章善恶到头终有报

可能是大痦子得了宝贝的消息传了出去这会人也是越聚越多

刘老三听说从你家园子里挖出来一个金疙瘩这个就是吗给我看看旁边的人一脸羡慕的说道

去去去一边去这东西能给你看吗看坏了你赔的起吗大痦子一脸嫌弃的说道

哎这不是那个算卦的那小子吗是他算出来你家园子里有宝贝的吗旁边的人认出了二叔

可拉倒吧这小子就个骗子居然说我今天得破财还跟我叫号说我要是不破财的话就是打死他他都认大痦子看向了二叔说道儿子这会怎么不说话了啊你倒是好好算算啊

人群里自然是议论一番有的羡慕大痦子得宝的有的说二叔是骗子的有的幸灾乐祸的

可是二叔却不慌不忙的说道还用我说什么啊你这不是已经破财了吗我算你今天不禁得破财三个月之内还有牢狱之灾

你还敢胡说八道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走跟我去派出所大痦子上去就抓住了二叔的脖领子一下就把二叔给扯了起来

你先别急啊你先看你这宝贝到底是不是宝贝再说二叔淡定的问道

这还有什么好看的我这个可可是纯金的大痦子正说着话旁边有眼尖的人急忙说道哎刘老三你那金蟾怎么掉色了呢

真的哎你看里面好像是黑色的又一个人也看出来了

刘老三急忙看向了手里果然他那金蟾掉色了这下他可就慌了

这不可能这怎么可能他这一着急一戳满手的金色而那金蟾也就漏出了本来的样子原来就是一个泥雕的

这怎么回事啊刚才还好好的了说着话大痦子看向了二叔说道是不是你给我掉包了你赶紧把我的金蟾给我

这东西可一直都在你手上来着我怎么可掉包啊现在你还说我是骗子吗二叔得意的说道

我打死你大痦子真的急了举起手里的金蟾就要砸向二叔

我刚才说什么来着你三月之内必有杀身之祸二叔当时冷声说道

大痦子一愣还是放下了手里的金蟾于是其他人赶紧问他到底怎么回事

原来他看尽有人在他家菜园子里挖东西他赶紧过去查看而这时那人挖出了一只金蟾一看见金蟾大痦子就起了贪心就想要抢过去毕竟这是他的地盘

不过那人怎么同意呢说自己是文物局的这东西是文物属于国家的

一把国家搬出来大痦子有些怕了但是又舍不得那宝贝后来两人你来我往那人出了个主意让大痦子给他一千块钱然后宝贝就给他了

当时大痦子也是财迷心窍真的给了钱

听完之后众人也都明白了过来

不过这一下可算是成全了二叔现在没有人不相信二叔是有真本事的纷纷想要求卦

二叔自然也是满载而归拿回了一千多块钱

对于新手来说第一次摸尖就能赚这么多钱简直是不可思议的而这一下也让二叔在堂口里出了名

但是二叔却说什么都开心不起来毕竟他骗的都是人家的血汗钱有可能这钱是给家里的孩子上学用的有可能是给老人看病的也有可能是要娶媳妇的不过却都被自己骗来了

自己跟当初那个骗自己钱的人有什么区别啊

要说师爷厉害呢一眼就看穿了二叔的心思于是把二叔叫到了房间

良心不安了师爷示意让二叔坐下但是却没敢低着头摇了摇

二叔哪敢承认啊那不等于再起了不安之心了吗

师爷笑了笑

堂口的三条戒律还记得吗师爷喝了一口菜随口说道

骗色不骗有主之色

取财只取不善之才

做局不做死局

说完之后二叔抬起了头满脸期望的看着师爷

你知道那个村子是以何为生的嘛师爷喝了一口茶问道

二叔当时并没有在意但是一般农村不就是种地吗不过仔细一想二叔似乎有所察觉自己好像并没有看见在村子的周围看见有庄稼但是家家却看着过的很富足要不然自己怎么可能带回来两千多块钱呢

而且村里还有一股中草药的味道还有一个非常奇怪的现象那就是那些人都很提防自己

做药二叔顿时恍然大悟

是的那个村是专门以做假药为生的他们骗的人可比咱们骗的多了

他们赚的钱就是不善之财善恶到头终有报不是报时候未到而你就是他们的报应

师爷说完二叔直接跪在了地上说道师爷我错了

因为二叔明知道堂规的情况下还在质疑这就等于在质疑师爷一样

师爷笑了笑说道好了起来吧索性今天有时间我就跟你聊聊你还有什么想问的就一起问出来吧

二叔感觉师爷这双眼睛能够看透自己一样因为二叔心里确实还有疑惑他不敢隐瞒于是就问了出来

虽然那个村里的人骗人得来的钱是不善之财那么自己骗了他们那不也是不善之财吗

自己是那些人的报应而谁又是自己的报应呢

师爷给二叔倒了一杯茶然后开始讲起了自己的事情

三年前西派的掌门人邀请师爷西安做一次局而就在那次师爷险些葬身西北

当时西派的掌门人说已经把局给做好了只要师爷去了之后一圈养就可以了

而这次做的局是西安的一个社会边缘人物在西安那边玩的很大干的是倒腾古董的生意不过走的却是见不得光的路子手里自然有一群不要命的人

师爷去了之后在西派掌门人赵坤的安排下跟那个人见了面

第5章报应

跟想象中的不一样那个人一副书生模样圈里人管他叫白老师

事先西派的掌门人已经跟白老师说好了师爷在江浙地区是命理大师袁大师的师弟也是袁大师的师父的关门弟子

在没跟白老师见面之前西派掌门人已经把白老师的底都交给了师爷

见面是在一家饭店当时在西安算是规格很高的了

一阵寒暄之后师爷就开始给白老师排八字

看过八字之后师爷开始亮掌了

毕竟想要让他相信自己首先得让人家对自己的本事深信不疑这样对方才能掏钱啊

你六岁的时候有水灾差点被淹死师爷开口说道

对白老师不动声色的说道

十一岁丧母

十五岁遇贵人人生的第一个转折点

二十二结婚三年之后离的婚

而这个时候师爷抬头看了一眼白老师皱起了眉头

师爷有话单说无妨

这些年你一直挺顺的月满盈亏明年会有牢狱之灾师爷笃定的说道

对于白老师来说最怕的就是牢狱之灾毕竟他干的就是不见光的买卖

有解吗白老师仍旧不动声色的问道

调一下风水吧师爷说道

那先生就受累了白老师一拍手进来一个人放在桌子上一个箱子打开一看里面都是小黄鱼

师爷跟西派赵坤互相看了一眼这一趟师爷也是收获颇丰

但是师爷却没有拿因为此时师爷已经察觉到了不对这一切太顺利了

这个不急等调完了风水有了成效再说

酒局散后约好了明天去给白老师调风水

走出饭店赵坤有些郁闷的文师爷为什么没有拿钱

此时师爷有些怀疑赵坤给自己来了一个局中局所以就没有明说拍了拍赵坤的肩膀说道坤爷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本来赵坤说好了的安排师爷好好的玩一玩的但是可能是生气了也就跟师爷分道扬镳了

既然来了哪能不逛逛啊于是师爷跟二掌柜的也就是火堂的堂主两个人来到了大雁塔当年的旅游业还没有那么发达冷冷清清的

也是师爷命不该绝但是师爷要不是救了一个差点冻死在大雁塔下的一个冻死鬼的时候可能也就魂散西北了

师爷发现他的时候已经是奄奄一息了赶紧让二掌柜的在附近找了地方背了过去又是喂水又是擦身子的救回了他一条命

那人醒来之后自然对师爷感恩戴德仔细一聊得知这人居然以前时候白老师的手下不过一次失手之后就被白老师给赶出了门

于是这小子跟师爷讲了很多关于白老师的事情

在这个人口中得知白老师并没有离婚而是死了老婆这一下让师爷浑身一震知道是漏局了

但是他相信赵坤觉得问题不是在他的身上那一定是白老师故意透风给的赵坤

二掌柜的提议马上跳场

但是师爷却摇了摇头这个时候可能已经走不了

果不其然给了这人一些钱然后两个人就回到了旅店还没等进门呢就被人给截住了

师爷白老师有请一支枪已经顶在了师爷的腰上了

来到了白老师的家白老师玩味的笑着说道实在不好意思手下人不会办事没有惊扰了师爷吧

其实此时白老师的杀心已经显露无疑他还能这说足以可见这个人的城府了

白老师咱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还是说我算错了什么惹恼了你呢师爷镇定自如的说道

那会你算我跟老婆离婚了是吧当时我有点不太听懂一时犯了糊涂这会才想起来其实我那婆娘是个短命鬼死的早而跟老婆离婚这事我只跟赵先生说过可是师爷怎么就算错了呢白老师一副饶有兴趣的问道

其实白老师也不用纠结了没错这个事情确实赵坤透露给我的毕竟算命的再厉害也不能事事都说准会受到很多因素的影响所以为了准确率赵坤给我透露了消息不过我们没有二心师爷坦然承认了毕竟不承认也不行啊不过师爷却并没有慌乱但是他知道白老师已经下了杀心了

那个年头刑侦手段落后只要手脚干净点死个人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哦原来是这样啊我还以为你跟赵先生做局骗我呢反正也是漫漫长夜的不如师爷再给我算算如何这次师爷可要拿出点真实本事啊

从白老师的话里足以可见这个人到底有多可怕他都已经知道了师爷跟赵坤做局可是此时却依旧能够耐得住性子

不过师爷知道自己的转机来了

说句大不敬的话白老师应该那方面不行吧师爷壮着胆子说道毕竟这话要是不逼急了师爷断然是不会说的

这次白老师却不在沉稳如水了他的情绪上还是出现了一些波动不过很小但还是被师爷抓住了看来自己救的那个人说的是真的

那个人告诉师爷白老师那方面不行所以跟他老婆根本就办不了事但是他饥渴难耐啊就折磨她老婆最后失手他老婆一命呜呼了

这事知道的人不超过三个师爷要不是真会算的话断然不会知道的

你还看出来什么了白老师恢复了平静问道

我敢断定从你老婆死了之后你的事业有了突飞猛进的进步因为她克你师爷笃定的说道

哦真的白老师语气有些激动

其实是不是真的师爷不知道但是这个时候为了保命必须要这么说因为师爷能够看的出来白老师对于他老婆的是一直耿耿于怀

所以师爷知道只要帮他打开这个心结那么今天自己算是捡了一条命

师爷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接着说道凡是皆有因果说句不该说的话上天让你碰不了女人这是让静心

后来白老师果然让师爷安然无恙的走了因为他现在就缺一个懂他给他颜面的人而他的这个心理被师爷牢牢的抓住了


阅读原文链接复制链接在浏览器打开可以继续追看


下面几个推荐的是李双林老师的文章,我相信如果您看了李老师的文章,您不会后悔的,(如不看,后悔或者损失的是您,本站只做引导作用,具体还得看缘分)

  • 什么是命运,如何正信命运?李双林
  • 李双林老师介绍(人物百科)
  • 修行之法:如何调服自己的内心
  • 改变命运之法(本文一定要看)
  • 照妖镜:易学骗术须知
  • 李双林命理原创
  • 李双林风水文章
  • 免责声明
        以上文章转载自互联网,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建议,也不代表天华易学赞同其观点。如有侵权请联系24[email protected],提供原文链接地址以及资料原创证明,本站将会立即删除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通知我们,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客服